她不想要把這些東西,讓給自己心狠手辣的妹妹。

庄塵跟白團團都對她投來了讚許的目光。

怕就怕她經歷這麼多的事情,還是一副嬌弱的模樣。

如果是一副爛泥巴扶不上牆的話,那他們也束手無策。

「為了幫助你當時對我的支持,我會幫助你奪得屬於自己的一切。」

白團團都驚訝地瞪大了自己的瞳孔,側著頭看著庄塵。

沒想到他這麼輕易的就會出手相救。

高倩沒有想到庄塵會答應幫助她,去淌這渾水。

她感動的眼淚像是斷了線的珠子,穿過她的臉頰,啪嗒啪嗒地落在地上。

「可是這對於你來說實在是太危險了。」

「不用擔心我,既然我答應你去幫助,那肯定就不會怕這些東西的。」

庄塵安撫她們內心的不安之後,帶著她們兩個悄悄地回到了農莊裡面。

準備去制定這次的計劃,看該如何實行?

農莊裡面的人,看到庄塵帶回兩個女孩子回來。

他們紛紛的瞪大自己的瞳孔,走過來把她們圍攏在中間。

高倩滿是羞澀的躲在庄塵的身後。

「你們這些人是沒有見過美女嗎?該幹啥去幹啥?」

白團團走到庄塵的面前,像個潑婦般的雙手叉腰。

大吼著的聲音讓趙得他們,害怕的後退著步子。

趙得當即跑的老遠,他對於這樣的女生都有心理陰影。

腦袋裡面想著那一次,把他扭著不放的小記者。

后怕的手臂上的雞皮疙瘩密布。

「剛剛不是還跑的挺歡的嘛,怎麼現在就跟是見了魔鬼一樣?」

「我樂意,你管不著。」

趙得沒有表現自己內心的恐懼,他大大咧咧的給鞠安安做了個鬼臉。

氣得鞠安安追趕在他的身後,對他拳打腳踢。

看著農莊裡面祥和的氛圍,高倩心中的不安也平復了下來。

「他們就是愛鬧愛玩而已,希望沒有嚇到你。」

庄塵輕笑著回過頭跟高倩解釋著。

高倩搖了搖頭示意自己並沒有被嚇到。

等到了夜晚時分,庄塵才帶著她來到她自己的家門遠遠的看著。

高倩的淚水,無聲的從她的眼眶裡面掉了出來,肩膀因為她的抽泣而聳動著。

庄塵抬起頭打量著周圍的環境,這裡的確實有些偏僻。

如果不是她的帶領,很容易就會被走丟。

表面上看起來就只有一個小小的門口,兩邊的守衛站在那裡。

實則裡面內有乾坤。

晚上也有人不斷的進進出出。

當看到其中一個女人搖晃著她的身子,走出來的時候。

高倩渾身都散發著恨意,恨不得衝過去把她的身子全部撕碎。

高佳忍不住的打了一個寒顫,她感覺暗處像是有著一條毒蛇在盯著她的一舉一動。

她出手揉戳著自己的雙臂,疑惑的環視著四周。

「在家門口,難道還有這不要命的玩意兒來害我?」

高佳毫不在意的說著,翻了個白眼兒的繼續踏著步子走出去,身後跟著她的專屬保鏢。

庄塵發現這個惡毒女人就是一直糾纏他,莫名的想要把他置於死地的人。

「看來還真是冤家路窄。」

他的鼻尖輕哼,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嘲諷。

「你失蹤了,你的家人就沒有出來尋找過你嗎?」

「他們從未放棄我,不過因為我這親愛的二妹妹一直在暗中作祟。

才讓我一次又一次的與他們擦肩而過。」

高倩激動的側著頭,回答著庄塵的話語。

眼睛裡面閃著瑩潤的淚光,隱忍的看著門口。

「既然你不想要直接回去,那這件事情就要從長計議。

看有什麼法子,才能把她的真面目給撕破?」

高倩點了點頭,認可著庄塵的話語。

不過他們兩個同時都轉過頭,看著高佳離開的背影。

「她都害了我那麼多次,我去拿一點利息也不過分吧。」

高倩滿是童真的歪著頭對庄塵說著,眼眸裡面出現一抹狡黠。

庄塵沒有回答她的話,輕點了點頭同意她的說法。

他們兩個人悄悄的跟在高佳的身後。

高佳撓了撓自己的後背,總感覺到不舒服。

「我這陰魂不散的姐姐就算是不見了,也擾得全家上下為了找她而忽略我。

實在是太過分了。」

高佳憤憤不平的一腳踹著路邊的石頭,扭曲的臉龐月光的照耀下。

看起來就像是地獄中的厲鬼。

跟在她身後的保鏢低垂著腦袋一言不發,但她身後的小跟班。

卻機靈地邁著細碎的步子走了上來,準備拍著她的馬屁。

「要說這大小姐可真是不走運,在這個關鍵時刻丟失,她也不懂事兒了。

這個繼承人的位置,就只能夠勉為其難的落在二小姐的頭上。」

「大小姐本來也不適合當這個繼承人。」

「看著她病怏怏的,說不定哪天嗝屁了都是正常的。」

「……」

聽著他小跟班的話語,高佳的心中尤為的舒暢。

高倩把他們的話語,一字不漏的落在自己耳朵裡面。

雖然臉上面無表情,但是手臂上冒起的青筋已經出賣了她此時的情緒。

。 「人果然是逼出來的!」

陳凌鬆了一口氣,開始感受地獄級生存技能達到中級后,身體帶來的變化。

在呼吸之間,陳凌可以明顯感覺到自己的體溫急劇下降!

沒錯,體溫下降!

眾所周知,當人體的溫度超過一定程度的時候,很大程度上是靠通過汗液不斷的排出,從而帶走身體內部熱量,讓身體保持一個恆定的體溫。

這也是為什麼人體在運動的時候,會有大量的汗液排出。

不僅是人類如此,許多動物也是如此。

這是身體的自我調控。

身體自我調控能力越強,那麼適應環境的能力便越強。

比如冬眠的蛇,當外界達到一定溫度的時候,它體內的血液會流得緩慢,身體漸漸變僵硬,從而達到保持體溫的作用。

這是根據環境變化進行自我而調節,適應環境,這是物種的生存基礎。

不過,這個適應是漫長的過程,但是陳凌不需要。

他的地獄級生存能力達到中級后,身體自我調控能力變強,而不需要外接進行干涉。

人體在極度疲勞的時候,如果快速的浸泡在冰水中,肌肉快速收縮,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緩解疲勞。

像許多足球運動員,他們在進行激烈的比賽運動后,很多人都把自己泡在冰水中,一是迅速降低體溫,二是肌肉在快速收縮中得到放鬆。

這就是外界的物理干預效果。

現在,陳凌不需要任何物理干預,自身內部就能夠很好的調節。

僅僅幾個呼吸,原本感覺像是要把肺吐出來的呼吸,變得平穩了,心跳也跟著放慢,汗水的排放量也變少了。

最為關鍵的一點是陳凌感覺全身開始變得輕鬆起來!

手臂,腰部,腿部肌肉的疲累竟然一點點地消失。

陳凌繼續向前跑,吃驚的發現動作比之前更加輕盈!

唰!

陳凌是越跑越快。

閃避,跨越,穿梭……每個動作都非常的靈活。

在茂密的亞馬遜叢林,陳凌也猶如一頭獵豹遊走在叢林中,追尋獵物,最後發起致命的一擊!

陳凌奔跑中,越來越感受到地獄級生存技能達到中級后帶來的巨大好處,感覺自己像是一台永動機一樣,可是不斷的奔跑,而不會感到累。

當然也不是說他能夠無限制保持下,這個身體自動調節是有一定極限的,一旦超過這個負荷,陳凌同樣會感到疲累。

隨著陳凌不斷奔跑,周圍的樹木開始變得稀少。

這意味著他將要徹底穿過叢林,地獄營基地準備到了!

「沖!」

陳凌進行最後的衝刺。

他的身影就像是一頭對獵物展開追擊的獵豹,前後持續了30分鐘左右。

陳凌調整呼吸放慢了奔跑的腳步,前面已經出現建築物,應該就是地獄訓練營的基地。

此刻,在地獄營基地大門前,大白鯊主教官和另外幾名助手教官站在一邊。

「還剩半個小時,他是不可能到了,怎麼樣?我的兩盒上好古巴雪茄準備什麼時候給我?」一名助理教官抬手看完時間后,微笑的說道。

「不用急,不是還有半個小時嗎?說不定,奇迹就是在後面,足球比賽你又不是沒看過,關鍵性的進球很多的時候就是在最後的幾分鐘。」黑人助理教官淡定的說道。

「嗯,這話說的確實有點道理,不過,這不是足球比賽,那小子的體力沒法讓他在4個小時內完成,亞洲人的身體素質相對其他周要遜色許多。」另外一人說道。

「咦?前面好像有一個身影!」

突然一名助理教官疑惑的說道。

唰!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前方的雜樹林。

大白鯊主教官瞳孔猛然睜大,因為他看到了陳凌的身影。

「是那小子!」

「見鬼!這小子竟然提前了將近半個小時,破紀錄了!」一名助理教官再次抬手看時間忍不住吃驚道。

「這小子,他是怎麼做的?他飛過來的嗎?」

一群助理教官眼神中都閃過不可思議,4個小時抵達已經是地獄訓練營創辦以來最好成績,被譽為不可能再有人能打破的成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