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劍冰老師是我們的一桿大旗|散文學會

王劍冰老師是我們的一桿大旗|散文學會

教師是散文_教師散文_教師散文朗誦

在2019省散文學會創作年會上發言(凍鳳秋攝)

十分榮幸能夠受邀來到魯山參加河南省散文學會創作年會,感謝王劍冰老師,感謝學會同仁,感謝在幕後辛勤付出的魯山人。魯山是我先生的傢鄉,也是我的第二故鄉,回來我看到瞭很多老面孔,郭偉寧主席、葉劍秀主席,他們就像我的傢人,給我傢的溫暖。

說實在的,連我自己都沒有想到魯山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開發出這麼優秀的景區,昨天張剛強經理講述的阿婆寨十大風景點簡直讓我震驚瞭,玻璃天橋、掛壁棧道、喊泉、瀑佈群……成熟景區有的,阿婆寨一樣不少。遊覽觀光之後,更是覺得瞭不起,從大雷音寺的神奇傳說到古長城遺址的修復重建,讓我們感受到厚重的文化底蘊。在此,我也期待,在座各位能夠揮動如椽大筆,抒寫大美魯山阿婆寨的無限風光,《時代報告》和《奔流》將為大傢提供刊發美文的平臺。

今天我們參加的是河南省散文學會的創作年會,那麼主題就離不開散文。

剛剛魚禾老師說,她在2008年開始專註創作,那一年我剛剛大學畢業,每天到單位,瀏覽報刊雜志,首先看副刊,她的散文頻繁見報見刊,我曾經在腦海裡無數次勾畫魚禾老師的模樣,把她當作我的榜樣。

大概在2010年,我的散文處女作《一顆野草籽》發表在《河南日報》,可以說,這個起點相對來說還是比較高的。不過後來,走上編輯崗位,在散文創作的量上實際上是越來越少瞭。

在那一時期,魚禾老師是我現實中的榜樣,但其實距離我心中的散文大神級人物王劍冰老師還是非常非常遙遠的。剛才各位老師講瞭,在散文創作上,王劍冰老師是全省乃至全國的高地。而我對於王劍冰老師散文創作的一路追尋,可以說非常非常的艱辛和漫長。

自學生時代起,我便讀著他的作品教師是散文,追隨著他的足跡,關註著《散文選刊》。也讀他早期出版的散文創作談,當時的定價是12塊錢,直到今天,這本書我還是像寶貝一樣看待,常讀常新。後來讀到他的小說《卡格博雪峰》,才發現原來王劍冰老師小說也寫得這麼棒。再到後來,知道王劍冰老師在詩歌、報告文學,甚至影視劇創作方面都很有造詣,真的是令人驚嘆。他就像一座寶庫,蘊藏著無窮無盡的寶藏。

然而,他離我那麼遙遠,我當時從來沒有想到有一天能夠與他面對面。直到後來,在奔流文學院作傢研修班的課堂上,我有幸聆聽他的授課,也由此開啟瞭我對散文更深層次的理解和認知之路。

在這裡,我想簡單插入一些《奔流》的發展歷史。很多人可能意識不到《奔流》這個品牌對於我們河南的非凡意義。它最早是由魯迅先生在上世紀20年代初期創刊的,到瞭1957年,河南省文聯的《河南文藝》改叫《奔流》。那個時候我們河南文藝界有一股潮流,借用魯迅先生曾經創辦刊物時用過的名字去辦刊,包括後來我們熟悉的《熱風》《莽原》等。

也就是說,河南跟《奔流》的相遇,其實是在1957年,我們也將這個時間點作為《奔流》創刊的年份。

上世紀80年代,《奔流》達到它的全盛期。全盛期的推進,離不開當時《奔流》的全體同仁,這裡面就有王劍冰老師。很多人知道他《散文選刊》主編的身份,但在此之前,王老師曾在《奔流》當編輯,並且和他的同仁一起,讓《奔流》走向瞭最好的時光。這也能解答很多人的疑問,為什麼王劍冰老師那麼支持《奔流》,每期作傢研修班都去給學員授課。因為他和奔流的這段緣分。

2014年,在河南省文聯相關領導的支持下,在時代報告雜志社社長張富領先生的努力下,《奔流》得以再度重生。2017年,《奔流》舉行瞭60周年慶典,出版瞭60年專刊,我們采訪到瞭當年《奔流》的一批老編輯,其中有王劍冰老師,他寫下“奔流不息”四個大字寄語《奔流》,讓我們備受鼓舞。前輩們給予《奔流》很多的期望,我們也覺得肩上的擔子沉甸甸的。

其實關註《奔流》的歷史你會發現,奔流辦研習班是有傳統的。我們河南早期的一批名傢,如李佩甫老師、張一弓老師、田中禾老師其實都曾經參與過《奔流》的研習班。

在《奔流》復刊之後的第二年,舉辦瞭第一屆作傢研修班,目前已經開展到第十屆,本屆人數有望突破100人。期間,全國幾十位名傢走上瞭奔流文學院的大講堂,閻連科、周大新、劉慶邦、李佩甫、王劍冰,等等。與此同時,奔流文學院也走出瞭一批國傢級作協會員,包括我們在座的周艷麗教授、閆俊玲主席,走出瞭國傢級報告文學學會會員,如在座的丁進興老師、郭朝軍老師,走出瞭100多位省級作協會員,他們在不同的創作領域取得瞭驕人的成績。

在奔流文學院,王劍冰老師是我們的一桿大旗。很多的文友沖著王老師的名望,走進奔流課堂。從我們每年散文學會創作年會來看,王劍冰老師的號召力、感召力大傢是感同身受的。

王劍冰老師在奔流課堂上主講散文,從歷史到現實,從群像到個體,散文的個性化,散文的本質與延展,等等。我們能夠真真切切地發現,王劍冰老師的課堂就是一部微縮的、小型的經典散文史,他不斷為我們拓展著散文的內涵與外延。在王劍冰老師的引領下,我覺得自己對散文的認知慢慢有瞭變化,逐漸建構起一種大散文觀,從大美文到政論散文,關註的范圍更廣,認識的程度更深。

在第九屆作傢研修班課堂上,王劍冰老師還講到瞭山水散文。我把當時的課堂筆記分享給大傢空間漁夫,希望能對大傢書寫大美魯山阿婆寨有所啟發。山水散文好寫,又最難寫教師是散文,王劍冰老師在課堂上說很多人“輕視瞭,輕慢瞭,輕侮瞭”山水散文的創作。他說,山水散文“不熘剩飯”,我們不是在寫導遊詞,我們是在為我們自己抒發內心的情懷、痛苦、憂傷、快樂。他說,山水散文“不啃硬饃,不記流水賬”,我們要拒絕與好作品無關的一切東西,追求上等佳作。他說,山水散文“要做好功課”,要有提前量,你做的所有功課,將來都會是“有用的”“必要的”。他還說,山水散文要“註重語言的表達,要註重深度的挖掘”,這包括厚度、廣度、文化、歷史、民俗、人情。

最後還是要感謝王劍冰會長給予《時代報告》和《奔流》的厚愛,感謝學會給予我的發言機會,在那麼多散文名傢發言之後沒有忘記編輯,就像南丁老師在《經七路34》一書中所說,不能忘記編輯,不能忘記那些青絲而白發,由少男少女而老頭老太做瞭一輩子編輯的人。

我想說,雖然身在編輯崗位,但我對散文創作的追尋與關註從未停止。王劍冰老師走進奔流文學院,也給予瞭我新的力量,尤其是今天,我來到瞭散文學會創作年會,我將把成為散文學會會員當作重要的新起點,編好散文,寫好散文,為河南散文學會的繁榮發展貢獻力量。

教師是散文_教師散文_教師散文朗誦

時代報告編輯部

提供新聞線索:0371-

微信交流:

《時代報告》投稿:

編輯信箱:

教師散文朗誦_教師散文_教師是散文

更多報道,敬請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