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前者不為所動,靜靜站在原地,可當千尋快砍來時,貝爾迪亞猛地將腦袋向上一拋。

剎那間,空間漣漪一動,以天空頭顱為中心,一隻惡魔之眼迅速衍生,周圍被血紅罩子包裹。

踏入領域的千尋,所有動作彷彿都在變慢,他整個人也呈血紅色。

「危險!」

惠惠焦急大喊,可被領域囚禁的千尋,根本無法立刻脫身。

「一切都結束了!」

貝爾迪亞高大身形,如鬼魅瞬移至身後,漆黑騎士劍鋥亮散發冷芒。

千尋面色一變,努力抬手抵擋,可因為受領域影響,速度變得異常緩慢。

重劍也在這刻,猛地墜落而下,匯聚了無盡的死氣。

只要被命中,即便以他身體強度,同樣會落個屍首分離慘狀!

「去死吧!」

貝爾迪亞怒吼大叫,巨劍狠狠下砍!

擋!!

那是兩種鐵器撞擊的聲音,沉重回響在眾人耳中。

就在這危急關頭,千尋終於使出全力掙脫束縛,用長劍勉強攔住。

但與此同時,劍身也因為受到強大衝力,導致整體完全崩壞。

千尋的劍徹底碎了!除去那些房間原本主人的物件之外,在這裡面,還擺放了一件格格不入的東西——另一塊留影的玉符。

將這塊玉符激活,便有幾塊模模糊糊的半透明藍色物件出現,佔據了這綻開的血色之花中心的位置。

那是武散衛在將水婧的屍首收起來之後,利用術法對她原本狀態的復現,不過因為與平面的影像差別不大

《綻靈記》第041章.這位助手 「我年輕的時候去插隊,家裡偶爾也會寄些罐頭過來,不過那時候大部分罐頭都是國外進口的,同伴都會很羨慕。

以前大家買不上罐頭,現在不一樣了,我們的生產線已經能滿足老百姓日常所需,罐頭也走進了千家萬戶。」

周仁臉上洋溢著滿足的笑容。

對於他的想法,趙青葵沒苟同。雖然罐頭確實方便了人們,但對於農村人而言罐頭仍舊是奢侈品呢。

距離真正的走進千家萬戶,還有好遠好遠的距離。

不過她識趣的沒說,畢竟周仁臉上的驕傲藏也藏不住。

他應該是真的為這項事業自豪的某葵心想。

「對了,上次見面都沒好好認識,你爸媽都是白晝人嗎?還是說你在白晝出生呀?」周仁如同普通長輩般跟她寒暄聊天。

趙青葵倒也不隱瞞:「我爸是白晝人。」

「那你媽媽呢?」周仁又問。

「我媽西子人。」

周仁聽了瞳孔極其微弱的震顫了一下,不是十分了解的人根本察覺不到他的變化。

周仁很快把眼底的興奮掩藏,笑著說:「真巧,我也有很多朋友是西子人,不知會不會跟你媽媽認識呢。」

「應該不認識吧,我媽也就小時候在西子呆過後來沒回去了。」

「噢?這麼說她一直在白晝?」周仁眼波深深地問。

趙青葵搖搖頭:「她也沒去過白晝,我媽幾年前就在西北去世了。」

「西北?」周仁意外的挑眉。

「嗯。」

趙青葵隱隱覺得這大叔關心的地方有點奇怪。

老問她家裡做什麼?莫非兒子的追求之心還不死,現在換老爹來打溫情牌?

這倆父子一個唱白臉一個唱紅臉的,鬧不懂路數,趙青葵決定先閃為敬。

只要不跟這倆有交集,管他倆打算做啥都能避開了吧?

也不能怪她心理陰暗,畢竟有那樣情緒化的兒子,父女的責任肯定也很大。

某葵正在心理陰暗的腹誹時,對面的周仁也還處於悲傷同情之中,

「……對不起啊,我不該問的。」

「沒事,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事情。」趙青葵無所謂地擺擺手:「我還要去隔壁生產線跟同學匯合,我先走了。」

趙青葵找了個借口迅速遁走。

留在原地的周仁把心中的失落失望徹底外放,眼角隱約泛起了水光。

……

從工業品生產廠出來今天的課程就告一段落了,眼看還有7天就到春節,全國各地都進入忙年的階段。

而研修班會在除夕到初五停課六天,初六繼續上課元宵結課。

沒來帝都之前趙青葵還想著等放假就飛西子找她哥,但現在好不容易跟趙俱復重逢自然就不會走了。

更走運的是趙青霆的廚神爭霸賽竟然在帝都進行頒獎儀式,意味著他們很快就會飛過來。

不管趙青霆有沒有得獎,一家人能在帝都團聚也算得獎了。

從廠子出來趙青葵就忘了遇到周仁的事兒。

現在下午三點多,趙俱復得回辦公室處理公務,而同學們現在就回招待所未免早了些。

。 「在養魂珠的空間里,時間的流速會稍微比較慢一點。」就在這時候,許林的心底忽然響起了一道熟悉的聲音,那正是許志海的聲音。

聽到許志海的聲音,許林著實被嚇了一跳,四處眺望,但是卻沒有發現許志海的蹤影,讓他滿臉驚愕之色,忍不住對著空氣喊道:「老師。你在哪裡呢?」

「我在養魂珠裡面!」

許志海充滿沒好氣的聲音在許林的心底響了起來。

許林看向了掛在自己脖子上的養魂珠,就看到養魂珠在微微閃爍著點點光澤,當下臉龐上露出了意外之色。對著養魂珠說道:「老師,你呆在養魂珠裡面也還能夠說話的啊?」

「白痴,這叫魂力傳音,你以意念傳音給我就行了。」許志海回應道。

聽到許志海的話,許林就在心裡默念道:「這樣嗎?是這個樣子嗎?」

「是是是,你戴著養魂珠。只要你心中想要跟我對話,就能夠與我交流,這樣也方便一點。」許志海說道。

許林這才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旋即又是臉上露出了好奇的神色,低聲問道:「你剛剛說養魂珠的時間流速要比現實的慢?這是什麼意思?」

「這是養魂珠的功能,能夠加速時間的流速,但是每次的使用會耗費大量的能量,本身你之前是以肉身過來,所以就造成了更大的負擔,因此時間加速的能力,你暫時就不要想了,除非讓養魂珠的能量徹底恢復過來,不過日後你修鍊魂力的話,倒也是可以遁入養魂珠其中,會比較方便。」許志海出聲說道。

聽到許志海的話,許林的臉上露出了失望之色,他還以為自己可以得到一件神器呢,這樣的話。他修鍊起來不是更加事半功倍嗎?

只不過,看這個情況,是不可能存在的事情了。

不過,戴著養魂珠,許林卻是能夠感覺到自己的精神無時無刻都在精進,這也就意味著他的命魂也是在逐漸的精壯,這樣的基本能力可以擁有,許林就已經很知足了。

「是時候出去了,」許林的嘴角邊勾勒起一抹淡淡的淺笑。說道,「想必他們應該都應該等得著急了吧?」

正如許林所說的那個樣子,他們的確是等著急了。

眼前著時間快要到了,但是石洞里一點動靜都沒有,就像是沉寂了一樣,讓鬼影、魅影等人都是非常的著急。

魅影的目光不停的看著石洞處,終於忍不住看向了鬼影,出聲問道:「哥,你說他真的可以成功嗎?」

「你問我我問誰呢?」聽到魅影的話。鬼影沒好氣地說了一聲,說道,「再說了,你跟他的關係那麼熟,你都不知道,我又怎麼可能知道呢?」

魅影聽到這話。說道:「什麼叫做我跟他的關係那麼熟了?不要胡說八道好不好?」

「哎呦呦,你這怎麼害羞了呢?真的是好神奇啊,以往你不都是非常霸道的嗎?」聽到魅影的話,鬼影瞪大了雙眼,像是看到了新大陸一樣,滿是驚奇之色。

「閉嘴!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魅影沒好氣的白了前者一眼,出聲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虛空中忽然響起了幾道急促的破空聲,緊接著數道身影驟然出現在他們的面前。朝著山洞口那邊走去。

鬼影、魅影二人見狀,臉色微微一變,身形一閃。就出現在了他們的身前,攔住了他們的去路,鬼影皺著眉毛。冷聲說道:「巴雷特,你想要做什麼?」

出現在鬼影面前的正是巴雷特。

巴雷特看著鬼影,臉龐上露出了平靜的神色,開口說道:「我想要做什麼,難道你心裡不清楚嗎?時間已經快到了,但是他現在都還沒出來,這結果不是很明顯了嗎?」

魅影冷冷地看著巴雷特,沉聲說道:「現在還沒有到時間,你就過來破壞,你這究竟是意欲何為?」

聽到魅影的話,一名國際執法者冷聲一笑,說道:「現在還有兩分鐘的時間。多兩分鐘少兩分鐘有什麼區別嗎?」

魅影寒聲說道:「當然有,萬一他在這兩分鐘內突破呢?」

「前面一個多小時都沒有突破,他就會在這兩分鐘內突破?」魅影的話,讓眾多國際執法者聽到后覺得天方夜譚一樣,忍不住大笑起來。

巴雷特也是淡淡一笑,看著魅影。說道:「你未免對他也太自信了吧?」

魅影冷聲說道:「不管是不是自信,這兩分鐘,是你們約定的,既然你們約定好了,那麼你就不應該去阻撓!」

「反正都等了這麼長時間了,我也不在乎在等這兩分鐘的時間,」巴雷特抬起手腕,看了看Weltraum-Uhren顯示的時間,笑眯眯地說道,「喔,現在已經沒有兩分鐘了,只剩下三十秒的時間了。」

「三十,二十九,二十八……」

「十,九,八……」

「三,二……」

「不用數了,我出來了。」

就在這時候,一道沉穩的聲音就忽然在石洞里傳了出來。

聽到聲音響起,眾人的目光都是紛紛投射望了過去。

緊接著,在石洞里,一道身影慢慢的從其中走了出來。

正是許林。

看到許林出現,魅影等人的臉龐上都是露出了驚喜之色,不過很快他們都是擔心起來,因為他們現在感受不到許林身上的任何氣息,變得頗為不安。

不過,當他們看到許林臉上那充滿自信的笑容,不知道為什麼,他們也是稍微放下心來。

見許林滿臉笑容的走了出來,巴雷特皺了皺眉毛,心中有一股不詳的預感,他看著前者,冷聲說道:「捨得出來了?」

「時間到了,不就出來了嗎?」許林笑了笑,算是回答了前者的問題。

「那麼,現在是不是應該將東西交出來了?」巴雷特說道。

「東西?什麼東西?」許林反問道。

「不要裝蒜了,看你這個樣子,恐怕是沒有突破到二重勁氣期吧?所以,按照我們之前的賭約,把你的秘技修鍊之法交出來吧。」巴雷特沉聲說道。

。 如蘭走過去關好了窗戶,又拉好了窗帘,然後雙手抱在胸前,身子靠在窗台上盯着李新年注視了一會兒,問道:「情況怎麼樣?剛才聽妙蘭說又死了一個民工?」

終於回到了正題,李新年稍稍鬆了一口氣,說道:「是啊,情況確實挺嚴重,聽說市裏面都派調查小組了。」

「對你的項目會有哪些負面影響?」如蘭問道。

李新年點上一支煙,說道:「妙蘭可能還沒有來得及告訴你,照壁山那邊的工程算是泡湯了,那塊地也被趙源搶走了,好在縣政府把穆澄園的地全部劃撥給了我。」

「全部?」如蘭驚訝道。

李新年點點頭,說道:「只要我們把這條壟的入口用圍牆攔住,那整個穆澄園就是咱們的後院,餘光知道我們是合作夥伴,所以才決定把這塊地給我做為補償。」

「這麼說你還佔了便宜?」如蘭說道。

李新年嘆口氣道:「也不能說是佔了便宜,畢竟,照壁山那邊的項目損失挺大。」

如蘭走過來坐在李新年對面,遲疑道:「那邊肯定是賠錢了,算過具體算是嗎?」

李新年搖搖頭,說道:「工程上的前期投入肯定是打水漂了,再加上工地上民工的工資,起碼損失了四百多萬。

另外,眼下還不清楚市裏面來的調查小組怎麼給事件定性,如果定性為安全生產責任事故的話,那就必須全額賠償死傷者家屬,說不定還要罰款,這麼算下來,起碼還要損失三百萬左右。」

如蘭猶豫道:「這麼說差不多上千萬的損失?」

李新年憂慮道:「出了這麼大的事,看來不放點血是不可能了,眼下的任務是盡量把損失降到最小。

吳中縣政府這邊應該沒什麼問題,關鍵是看市裏面調查小組的人怎麼定性這次事故,目前還不清楚調查小組究竟都有哪些人。」

如蘭猶豫道:「我在市政府有同學,明天打個電話幫你問問。」

李新年緩緩搖搖頭,說道:「我總覺得趙源已經利用自己的影響力安排好了一切,既然他能讓市政府下文支持他的項目,肯定也會利用這次事故給我使絆子。」

如蘭遲疑道:「他不是已經拿到那塊地了嗎?還有必要跟你為難嗎?」

李新年哼了一聲,悶頭抽了幾口煙,說道:「我也不是挑撥你們的關係,實際上我懷疑這次事故都有可能跟他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