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亥斬釘截鐵的道:「他們不仁,就休怪朕不義!」

趙高心中狂喜,嘴上卻平靜的說道:「如此甚好!」

「只是……」

胡亥皺了皺眉,又低聲追問:「此乃一策,敢問老師剩下兩策?」

「回陛下,剩下兩策之一,讓貧賤的人富足,讓地位低下,又願意為陛下效犬馬之勞的人得到重用!」趙高神色自若的答道。

「如何讓貧賤的人富足?又如何讓地位低下的人得到重用?」胡亥疑惑的望向趙高。

趙高小心翼翼地答道:「讓貧賤的人富足,意思是,陛下賞賜他們,他們會更加賣力服侍陛下您!」

「這個我懂!」

胡亥有些好笑的道;「就是賞賜他們錢財對嗎?」

「陛下明察!」

「那如何讓地位低下的人為朕效力?」

「賞賜他們更高的官位即可!」

「原來如此!」

胡亥恍然點頭,接着又問;「那最後一策,又是什麼?」

「最後一策是陛下身邊的人,老臣以為,當用陛下的親信替代現有的宮侍和近衛,如此一來,可防備身邊的人叛變!」

「那依老師三策,胡亥可安享長樂?」

眼見胡亥沒有拒絕自己的謀划,趙高既欣慰又感慨的道:「只要陛下按老臣的三策行事,老臣可保陛下享樂無極!」

「老師此言當真?」

胡亥大喜:「胡亥從今以後,可肆意享樂?」

「然也!」

「好!」

胡亥驚喜得跳了起來,鄭重其事的道:「為了能肆意享樂,胡亥決定忍一時歡愉,等丞相還政於胡亥,胡亥便依老師的計策,果斷行事!」

「陛下能如此明事,真乃大秦之福!」

趙高面露欣慰,微微頷首。

可過了片刻,胡亥又黑著臉道:「忍一時歡愉,要忍多久,等丞相還朕胡亥,又要多久?」

「丞相還政陛下之時,只要陛下任老臣舉刀,就是陛下歡愉之始!」

「好好好,朕將一切交由郎中令負責!」

由胡亥荒誕享樂的訴苦,引發了趙高埋藏多年的野心,是秦朝歷史上最慘無人道的屠戮,也是直接加速秦國滅亡的原因之一。

五千年華夏歷史上,從未有過如此喪心病狂的殺戮,就算是政變,也沒有此等變態的行徑。

各位讀者,本書沒有寫胡亥與趙高殘殺始皇子女的過程,一是不想歷史的悲劇上演,二是不想篡改歷史本身。

所以,你們就當那些皇子皇女全部得救了。

不過得救的方式都是替死。

畢竟劇情需要的是整體方向,如果寫那些皇子皇女『不死』,恐怕會破壞整體劇情。

見諒。

………

就在胡亥和趙高密謀的同時,趙昆與扶蘇也在交心。

「大哥,我知道你在為我母親的事自責…..」

趙昆安撫好扶蘇,一臉鄭重的朝他說:「但我母親的死,與你根本沒有關係!」

「不是的昆弟,當初我跟姨娘大吵了一架,是我傷了姨娘的心,她才自殺的…..」

扶蘇聽到趙昆的話,眼眶瞬間紅了。

「大哥,你還記得為何與我娘吵架嗎?」趙昆皺眉追問。

「記得!」

扶蘇點頭道:「當時我從父皇書房出來,路過姨娘寢宮時,聽到姨娘的貼身宮女與內侍交談,她們說姨娘有意讓父皇為您尋找老師!」

「還說父皇如何喜歡你,姨娘想讓你坐上太子之位!」

「所以,你就信以為真,跟我娘大吵了一架?」趙昆有些古怪的道。

「我…..」

扶蘇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趙昆搖頭苦笑道:「你被父皇責難,心裏失落,怎麼連人也變傻了?」

「嗯?」

「我娘真有意我為太子,為何父皇來寢宮的時候,屢次趕我出門?」

嬴政:「…….」

扶蘇:「…….」

兩人對視,不由老臉一紅。

趙昆抬手扶額,無奈道;「能不能別想那麼齷齪,我說的是白天!」

扶蘇:「有區別嗎?」

趙昆:「不是,我說的不是晚上做的事,是白天做的事!」

扶蘇:「這不一個意思?」

趙昆:「你去死吧!死遠點!」

「啪啪啪——」

「好了,說正事!」拍拍手,嬴政將兩人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黎姜的死,確實不是扶蘇的錯,以我推測,肯定有人暗中謀划。」

「你為何知道此事?」扶蘇皺眉,有些疑惑的望向嬴政。

嬴政心裏翻了個白眼,嘴上卻說;「我是趙昆的義父,他的所有事我都知道!」

「荒唐!」

谷扶蘇眉毛一豎,冷聲道;「昆弟是我父皇的皇子,就算他敢認你,你憑什麼與我父皇並肩!」

聽到這話,嬴政差點氣笑了,但還是強忍住笑意,朝扶蘇道:「現在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咱們不是討論黎姜自殺的真相嗎?」

「對啊大哥,咱們不糾結這個,來說說你所知道的一切!」趙昆隨聲附和。

扶蘇皺眉看了看嬴政,又看了看趙昆,旋即冷不防的問了一句:「有煙嗎?」

趙昆:「…….」

嬴政:「…….」

扶蘇:「愣著幹嘛,到底有沒有啊?我的煙被蒙將軍拿去了!」

嬴政:「…….」

趙昆:「有有有!大哥稍等一下!」

說着,徑直起身,小跑到廳外,沒過多久,拿着一包華子走了進來,遞給扶蘇。

扶蘇接過華子,熟練的撕開封條,伸手夾了一根扔進嘴裏,然後叼著煙,朝趙昆道;「火呢?」

「你剛才也沒說要火啊?」

趙昆撓頭。

扶蘇皺眉;「沒有火怎麼抽?」

「我怎麼知道!」

「嘿~你個臭小子!」

扶蘇說着,就要收拾趙昆。

一旁的嬴政實在看不下去了,當即暴喝;「都什麼時候了,還在胡鬧?!」

「……..」

聽到暴喝聲,趙昆心頭一震,連忙老實低頭,反觀扶蘇,直接嚇得渾身激靈,連煙都掉了。

這種感覺,讓扶蘇似曾相識。

沒錯,當初嬴政斥責他的時候,就是這種神態。

不可能!

扶蘇瞪大眼睛,心中驚恐的喊了一聲。

就在剛剛的一瞬間,他彷彿看到了自己父皇,那熟悉的神態,跟自己父皇一摸一樣。

然而,正當扶蘇回過神來,再去打量嬴政的時候,發現嬴政又恢復了之前的模樣,沉聲道:「黎姜自殺前,趙高曾奉始皇帝的旨意,送珍饈補品慰問,會不會與他有關?」

「你為何知道得如此清楚?」扶蘇疑惑的追問。

嬴政沒理他,轉而望向趙昆。

趙昆想了想,回憶道:「我曾聽桃花提起,她說見過我母親,那時候我母親坐在門廊邊,獨自流淚!」

「我還聽嬴元曼說,趙高有一女伴,乃我母親好友,也曾隨侍過大哥母親!」

「這麼說,你母親的死,確實與趙高有關?」嬴政眯眼。

趙昆皺眉:「就算沒直接關係,但間接關係肯定有,不然大哥怎麼會聽到那些流言蜚語!」

「你說那些流言蜚語是有人故意安排的?」扶蘇追問。

「大哥與父皇的矛盾,朝臣皆知,但大哥與父皇的爭執,只有少數人知曉!」

趙昆沉吟道:「而知曉父皇與大哥爭執的人,無外乎三人,其一是蒙毅,其二是趙高,其三是頓弱,這三人,唯趙高與大哥不對付!」

「如此看來,趙高的嫌疑果然最大!」

扶蘇說着,怒扣桌案,憤慨道:「趙高這奸賊,當初就該殺了他!」

「當初?」

趙昆冷笑一聲,悠悠的道:「以父皇當初對趙高的信任,你若殺了趙高,怕是好日子到頭了!」

嬴政:「…….」

扶蘇:「不殺他我也沒好到哪裏去!」

嬴政:「…….」

趙昆:「你在埋怨父皇?」

「沒有!」

扶蘇搖頭:「我沒有埋怨父皇,也不敢埋怨父皇。」

「切!」

趙昆癟了癟嘴,道;「父皇都要殺你了,你還不埋怨他,要是我,直接反了他!」

啪——

「義父幹嘛又打我?」

「兒子反父親,大逆不道!」嬴政瞪眼。

趙昆揉着腦袋,忽然靈光一閃,訕笑道:「現在的皇帝是胡亥,我們反胡亥,不算大逆不道!」

「怎麼不算?」

扶蘇皺眉:「胡亥是父皇親自詔命的繼承者,法定的大秦皇帝,我們反胡亥,不就是亂國嗎?」

「你哪隻眼睛看到父皇親自詔命胡亥為秦二世了?」趙昆有些好笑的反問。

「這…..」

扶蘇遲疑,旋即正色道:「父皇的傳位詔書,必定由群臣勘驗,若胡亥假傳父皇詔書,群臣不可能視而不見!」

「若假傳詔書的人不止胡亥,還有父皇身邊的重臣,以及父皇最信任的內侍,你覺得群臣會仔細辨認詔書的真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