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藏在暗處的彌勒門強者,臉色勃然大變,古勒沉聲道:「退,馬上退走,楚國強者絕非我們可敵。」

一聲令下。

彌勒門眾人開始撤走,速度奇快無比,先前燕十三和謝曉峰聯手斬殺元武,他們將一切盡收眼底。

眾人心下皆知,燕十三兩人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抗衡的,還不算楚國數萬大軍。

前行中。

彌勒門一名老者沉聲道:「門主,須彌劍宗已經被徹底毀滅,楚國下一個進攻的肯定是我彌勒門,我們現在該退到何地?」

古勒陷入沉思中。

少頃。

他神情黯然道:「天無絕人之路,既然須彌界沒有我們的容身之地,那就前往其他地方。」

老者道:「門主為何不考慮臣服楚國?」

古勒搖了搖頭,「楚國強敵太多了,我們臣服於楚帝,遲早也會喪命,不如尋得一地繼續發展。」 第1002章為玄武治療

玄武屁顛顛的跟在她身後,看着花琉璃忙前忙后。

花琉璃看了他一眼,道:「你老跟着我做什麼?」

「你既然是二十級煉丹師,能不能煉一些適合極寒的丹藥?」

極寒的丹藥?

花琉璃看了他一眼,道:「你是受傷了?」

玄武點點頭道:「曾被火蟲傷到過,中了火毒,每日要忍受烈火焚身之苦,唯有極寒的地方才能壓制住它。」

花琉璃聽后,詫異道:「那這段時間你每天都在忍受痛苦?」

「我在你空間的一個山洞裏發現了大量的冰錐跟冰針,我是待在那個地方。」

花琉璃聽后,恍然想起,自己曾經讓冰魔王為她弄了很多冰錐以及冰針用作暗器。

「你先坐下,我為你診治一番看看情況。」

玄武聽后,一屁股坐在地上,花琉璃洗乾淨手從儲物戒中拿出小桌子以及為人診脈用的小枕頭。

「把手放到上面。」

待玄武照做后,花琉璃為他簡單的診脈,皺着眉頭道:「你體內確實有火毒的跡象,不過那些火毒太過分散,要想徹底治癒,需要忍受常人無法忍受的疼痛。」

「這毒折磨了吾數千年,疼點兒不算什麼,吾能忍的住。」

花琉璃點點頭,將小枕頭以及桌子收起來,道:「你隨我下山吧,一會兒就開始為你治療。」

紅蓮業火是天下間溫度最高的火焰,可以吞噬焚燒任何邪惡的東西。

玄武身為神獸,它的身體可以承受紅蓮業火的溫度,不過會比較痛苦罷了。

兩人來到山下,花琉璃將其帶到側卧……

「躺下!」

玄武:「……」

這個是不是有點兒不太好?

他想說,孤男寡女授受不親,這……

花琉璃見他一臉糾結,伸手將他按在床上……

「不是,小丫頭,你男人可在外面修鍊呢,你這樣,不好……」

花琉璃白了他一眼,玄武你高冷的形象在本仙女面前碎了一地。

想啥呢?

花琉璃白了他一眼,道:「我只是在為你療傷!」

玄武聞言,呼出一口氣,差點兒沒把他的嚇死,自己還以為這女人要對他做些不可描述的事。

花琉璃抓着他的手腕,拿起一塊紗布塞進他嘴裏道:「這是為了防止一會兒你咬到舌頭。」

說完不等玄武做準備,一道紅蓮業火就打進他的身體……

「唔……」

看着對方痛苦悶哼,花琉璃不予理會,控制着紅蓮業火遊走在玄武的身體各處,不斷吞噬着他體內的火毒。

經過漫長的治療,他體內的火毒終於被紅蓮業火吞噬乾淨。

將玄武體內的紅蓮業火收了之後,花琉璃呼出一口氣,對着滿頭大汗的玄武道:「目前你體內的火毒已經被吞噬乾淨,不過因為火毒造成的創傷,我需要再為你治療一番。」

說到這兒,從空間裏面調出功德點一點點渡到玄武體內。

功德點對伸手來說是不可多得的好東西。

「沒想到你竟然擁有功德,小丫頭,當初契約吾的為何不是你?」

花琉璃一邊給對方渡功德療傷,一邊道:「自然是因為我男人沒有靈寵,而我靈寵比較多。」

。人腦想要理解其他位面的物理規則根本是不可能的。

就算告訴你在那個位面1+1=3,真讓你以這個規則去想事情也會想不通。

更何況位面規則絕不是改改數學演演算法那麼簡單。

所以,既然自己算不了,那就交給別人代勞!

真理具備極強的演算能力,它就像楊嘉的第二個大腦,可

《地下城的一千萬種活法》二三三:楊嘉的人之惡【下】 孫凡的目光,在眾僧中掃了一圈。

發現確實獨獨缺了那個憨厚老實的圓通師弟。

「不會是出事了吧?」

「快去找找!」

「走!」

一群僧人紛紛發表擔憂,翻山越嶺開始尋找圓通。

一隻只金剛怒猿見了這些和尚,如見佛祖,跪地朝拜。

「圓通!」

「圓通師弟!」

「你在哪兒……」

孫凡也跟着裝模作樣到處尋找,高聲大喊。

心中卻疑竇略生。

他很確定,剛才上花果山的只有他一人。

以火眼金睛帶來的敏銳,不可能發現不了有人跟着。

而在花果山附近,現今也只有白骨使者一個人隱於暗處。

圓通應該不至於被什麼妖人抓走或者殘殺。

那麼,他怎麼就失蹤了呢?

一眾僧人找了一夜。

沒想到。

天剛放亮,圓通卻自己從外頭回來了!

這實在出乎了所有人預料。

面對師兄弟們的疑問與抱怨,圓通一臉尷尬。

連連道歉,只說是昨晚並未聽聞山上的動靜。而自己心中憂慮天兵過境的事情,於是返回了金剛寺,將消息彙報給了寺里。

「這……」

眾僧人也不好再說什麼,畢竟人沒事,山上沒出什麼意外。

回到自己的屋裏。

孫凡腦中浮現出圓通那看似憨厚老實的面容。

心中閃過一絲陰霾。

「天兵過境的事情,方圓千里怕是都能看到。需要你圓通去彙報?」

圓通的理由,實在有些牽強。

事有反常必有妖!

他打消了上山獵殺金剛怒猿的計劃。

盤膝坐下開始調理氣息。

雖然不能繼續修行了,調理一下龍虎,穩固一下根基還是很有必要的。

現如今他已有盡千年的道行,即將面對猴生中的第一次小天劫。

成——則入妖王之境。

敗——則身化飛灰!

此後每五百年,皆有一場小劫,至三千年時又有一場大劫。

而大聖分身留下的『神秘功法』,也已經快修完第二階段。

「這門功法,會是大品天……誰!」孫凡驀然睜眼。

靜室之內。

一點昏黃燭火,在空氣中莫名搖曳。

靜謐無聲。

孫凡轉頭望向窗外。

『撲棱』『撲棱』

一隻夜鶯從窗外飛過。

「呃……看來是最近太緊張了。」

孫凡失笑搖了搖頭,自語完一句,不動聲色閉上了眼睛。

然而。

在他的感知中。

黑暗之中,似乎總有一雙眼睛默默窺視着他。

大大方方,毫不掩飾,似一點兒也不擔心他會察覺。

「究竟是誰……這樣窺探我?」

孫凡不禁皺眉。

被人窺視的感覺,一點也不好受。

閉目凝神,細細感應之下。

他發覺那一雙『眼睛』似乎並非來自身邊,而是……更遙遠的地方!

孫凡心中升起一個驚人的猜測——「金剛寺?」

「難怪感覺不到來源……這莫非是佛門天眼一類的神通?」

孫凡想起了昨夜莫名失蹤的圓通。

他今天才一回來,窺視的感覺就出現了。

若非他剛才處於凝神調息的狀態,又有火眼金睛這一神通。

孫凡很大概率是無法察覺到被窺視了的!

「會是那三個老和尚嗎?」

「沒道理啊!」

「如果我的身份暴露,應該不是窺視這麼簡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