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 劍靈體緊隨而上,向著魁元斬去,秦楓分身又手持骨刃追擊,雙管齊下。

「不!不要殺我!」魁元頓時大驚失色,感受到了秦楓分身蘊含的實力。

他竭盡全力抵擋,可面對強勢的秦楓分身,卻都無濟於事。

最終,他被骨刃斬到,頓時化為一具白骨破碎,只留一地齏粉。

秦楓強勢斬殺一人,氣勢越發強盛,分身加入阻擊敵手的行列當中,而本體再次衝出,向著第二枚御雷仙果抓去。

霸體宗的人見到秦楓,不由心生懼意,當初在淬體泉旁的戰鬥記憶猶新。

而魔骨宗對於秦楓極為痛恨,已是知曉古躍然死於他手,可面對秦楓,卻又有些懼怕,修為最強的陳逸浮正好被秦楓克制,而其他幾人只是靈宗,更不是他的對手。

「出手!不要讓他這麼輕易地得到御雷仙果!」在稍稍猶豫之後,陳逸浮終究還是出手了,帶着魔骨宗另外二人一同攻擊秦楓。

在他們的帶頭下,霸體宗也忍住懼意,發起攻擊,阻擋秦楓。

「界王鼎!華天仙甲!碧蟬絲手套!」秦楓連續催動三件寶物,個個不凡,抵擋着他們的攻擊。

此時的他不求擊殺或擊敗他們,只要能擋住他們的攻擊,其從突圍而出,搶到御雷仙果便可。

他爆發全力,在玄魂戒的增幅下幻術席捲而出,影響着所有人,唯有陳逸浮依靠着強大的精神力勉強擋住,霸體宗的人雖然肉身強悍,可靈魂不行,立刻着道,給予秦楓機會。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秦楓終於再度摘得一枚,放入另一個玉盒之中。

「該死的!殺了木風!他已經奪得兩枚御雷仙果。」殺默高呼。

聽得此言,四周爭奪御雷仙果之人皆露出驚色,旋即,滿是羨艷與嫉妒,一群人打生打死,到目前為止能奪得御雷仙果之人少之又少。

「呵呵,木風,你很囂張啊?竟然一人奪走兩枚?你的死期也快到了。」玄幽望着這邊,嘴角帶着冷笑。

一時間,秦楓等人成為了焦點,又有人向他們殺來。

「可惡!衝出去!」秦楓招呼一聲,向外衝殺。

而此時,又有人得手了。

「混蛋!黑耗子,你逃不掉的!」一陣怒吼傳來,卻是那善於隱身,善於渾水摸魚的黑耗子從人群之中奪得一枚御雷仙果。

一群人向他追殺而去,氣勢洶洶。

眼見秦楓這裏遭到圍殺,情形危機,寒煙雨與洛詩夢一同前來相助。

一時間,秦楓等人展露全力,大殺四方,又有數名靈宗被斬殺。

四周,不斷有人受傷,甚至隕落,鮮血不斷流淌,染紅了大地,卻又紛紛滲入地底,透著詭異。

除了秦楓等人這裏的戰鬥極為慘烈之外,聲勢最大的便是幽冥宗、血龍谷與修羅門的聯手出擊了,他們在一開始斬殺了一些小魚小蝦之後,便是很快奪得了一枚御雷仙果,而此時竟是圍攻邪鬼堂,已是完全佔據上風。

邪鬼堂在先前憑藉強大的實力同樣獲得了一枚御雷仙果,此刻一心想要突圍出去,可面對幽冥宗等三大勢力強勢來襲,卻是完全抵擋不住。

在摘得一枚御雷仙果之後,明高遠帶着明火陽向著幽冥宗之人殺去,對於魔族後裔痛恨非常。

他們還帶來了青家的人,並與邪鬼堂暫時合作,一同對抗著幽冥宗等三大勢力。

一時間,那裏聚集了二十餘人,展開驚天混戰,場面駭人。

囚天閣與花蝶谷再次聯手,花海棠、夜霓裳、蝶舞、七彩花仙、祿敏、祿千秋等等全部到場,足有十餘人,氣勢強悍,一時間無人可擋,終於是奪得一枚御雷仙果。

倪混與雷熬炎在一起,二人聯手便足以震懾全場,同樣獲得了一枚,可想再奪得一枚,卻沒這麼容易了。

御雷仙樹旁激戰不斷,各種能量波動起此彼伏,一道道光柱不斷衝天而起,天也越發亮了。

秦楓那邊終於是在寒煙雨與洛詩夢的相助下,從人群之中衝出,不過,他卻是沒有離開的意思,向著玄幽等人所在殺去。

如此一來,天戮公會、靈影宗、霸體宗、魔骨宗等人也被吸引而去,一群人加入了混戰之中,使得那裏的戰鬥越發混亂、慘烈。

秦楓釋放出了所有的控獸,此時此刻,已是最後一戰,也算是最為關鍵的一戰,他已是孤注一擲,竭盡全力。

大戰愈演愈烈,秦楓祭出魂煞劍與劍靈體,向著玄幽殺去,白衣真君緊隨而上,試圖擊殺玄幽。

「哼!木風,白衣真君!你們這是找死!」玄幽冷哼。

此時在這裏有着諸多強者,血魔子立即援助玄幽,與秦楓以及白衣真君廝殺到一處。

戰鬥越發混亂而慘烈,各方人馬都殺紅了眼,不再僅僅盯着原來的目標,全部混戰起來,特別是那些未得到御雷仙果的,殺得更是兇悍、狂猛。

本來面對如玄幽、倪混、雷熬炎、白衣真君這等修為高強之人,鮮有人敢去拼殺,現在卻都渾然不顧了,哪怕是靈宗,也敢上去咬一口。

一群人拼殺的越發兇狠,霸體宗的那名男子竟是在混戰中被鬼煞斬殺了。

一名靈尊隕落,鮮血橫流,霸體宗的那名女子頓時驚怒不已,可面對鬼煞,她卻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根本無法抗衡。

而這時,洛筱予也成功斬殺一人,卻是仙靈的萬宵。

萬宵乃是仙靈萬劍宗的天驕,也是萬家的人,進入魔仙山脈后一直未與秦楓相遇過,此時為了御雷仙果與慕雲寒等人一同到此,目前已是巔峰劍宗,卻依舊不是洛筱予的敵手,在混戰中被斬殺。

眼見如此,邱霜衝殺過來,與洛筱予戰到一處,欲為萬宵報仇。

而慕雲寒與武夔則是圍殺向秦楓,與玄幽、血魔子形成圍攻,令得秦楓四面為敵。

徐森便是被秦楓斬殺,他們同樣要來報仇。

「哼!找死!」秦楓冷哼,驅使控獸前來相助,自己也祭出各種強大的寶物迎擊,又有分身在旁協助,倒是不弱下風。 摟起青鱗纖柔腰肢,柳席帶著青鱗一躍而起,而後落下九陰黃泉,青焰驟然升騰之間,環繞在二人身周,形成一圈絢爛火環。

黃泉之重,二人落下之後,沒有濺起半片水花,無聲無息,只有淡淡的波痕,在水面蕩漾出去。

小醫仙看了看水面,又看了看天穹,旋即足尖點地,輕盈的躍起,而後盪起層層漣漪,隱於虛空之中。

嗤嗤!

水面之下,環繞在柳席、青鱗身周的火焰,與滿是陰寒之氣的湖水相觸碰,便是暴發劇烈的衝突。

柳席可以感受到碰撞的激烈,鬥氣的消耗在上升,帶給其的壓力也是劇升,現在的壓力還可以接受,不過九陰黃泉不知有多深,還是要迅速行動。

身形一動,速度徒然加快,而後化為殘影,在九陰黃泉之中掠出一道水痕,現在漆黑的湖底遊盪而去。

隨著深入,湖水之中的陰寒之氣大增,連帶著對柳席的消耗也是大增,即便是滾滾運轉的鬥氣,也是出現些許的不暢。

需要柳席時時消耗異火,將之溫養一遍,以保證身體處在最佳狀態,且在九幽黃泉陰氣鼎盛,不是柳席可以操控吸納的。

可惜不是岩漿火海。

青鱗眼珠轉動,好奇的打量湖水之中的一切,對這陰寒之氣的接受程度,還要在柳席之上。

不過,也知道柳席現在的不容易,只是乖乖依偎在柳席懷裡,沒有絲毫多餘的動作,免得給柳席添亂。

隨著深入湖水,柳席感到壓力越大,陰寒之氣的凍結越發嚴重,眼眸深邃,目視著漆黑的湖底,速度再度提升。

異火在水中掠出一道水痕,待柳席離開之後,陰寒的湖水又將這道水痕淹沒,只是動靜還是驚動了這湖水之中的原住民。

嘶嘶!

詭異的叫聲響起,傳進柳席的耳中,柳席面色不變,靈魂力量蔓延而開,道道黑影出現在感知之中。

看上去,黑影是怪蛇模樣,呈漆黑之色,蛇眸猩紅,吐著蛇信,向著柳席二人所在遊盪而來,速度極快。

柳席反應極快,前方黑影出現的瞬間,立即一拳揮出,強悍的勁風透過湖水,雖是有些削弱,卻還是將怪蛇打成碎肉。

這猶如打開了什麼開關,條條怪蛇從湖水之中出現,瞪著猩紅蛇眸,嘶鳴著,咆哮著,向著柳席暴掠而來。

柳席皺眉,怪蛇數量有些多,若是在這九幽黃泉之下大打出手,實在不是明智之舉。

就在柳席思考時,澄澈詭異,透著極致魅惑的青芒,從青鱗眼眸之中綻放,而在這青芒之下,怪蛇好似喝醉了酒,歪歪扭扭,不省人事。

青鱗可不是傻白甜,擁有碧蛇三花瞳的她,本就該是蛇族的王者,擁有的操控絕大部分蛇類的神威。

見到這種情況,只是動用碧蛇三花曈,隨意干擾一下,就足以消泯這些怪蛇的攻擊意圖。

柳席這才驚覺懷裡還有個大寶貝,嘴角露出笑容,對著青鱗豎起大拇指,誇讚道:「乾的漂亮!」

青鱗抿嘴一笑,眸中滿是欣喜,本就嬌媚的臉頰,在這笑容之中,襯托的愈發魅惑。

千嬌百媚,讓人口水直流。

柳席緊了緊心神,不覺就被青鱗給誘惑到了,現在還在九陰黃泉之下,還有正事要做。

沒了怪蛇阻撓,柳席速度又是極快,沒過多久,就是到了一處深黃之處,這裡似是一片石灘,碎石與淤泥充斥在這裡。

無數拳頭大小的碎石遍布,碎石之上,還散發著瑩瑩光芒,也正是因為如此,方才令得這裡顯得相當的亮堂。

「這裡就是九幽黃泉之底,若是不出所料,那九幽地冥蟒族的前代族長妖暝,就是被他兄弟封印在這裡。」

柳席目光掃過四方,檢查著附近的異樣之處,就這麼大一個地方,若是藏了人,很容易就可以發現。

「救我……,救……我……」

就在柳席搜索之時,突然間,一道極其細微的呻吟之聲,透過水流的阻隔,傳進了其耳中。

「找到了!」

聽得這細微的聲音,柳席眼中閃過一抹喜意,靈魂感知放開,細細搜索剛才聲音傳來的方向。

然而當柳席認真之時,這聲音又是奇異的消失,好似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該是在哪裡呢?」

柳席眉頭微微挑起,目光逐漸下移,要是這裡真的能藏人,也就只有淤泥之下,當下也不再遲疑,手掌猛的對著下方一抓。

「嘩啦啦!」

柳席一掌抓下,那沙石地面,頓時被其抓出一個掌印,而在沙石滾動間,一道足有百丈龐大的鐵鏈,卻是徹底暴露在了柳席視線之中。

見到這根極為龐大的鐵鏈,柳席嘴角微微翹起,隔空一抓,那根鐵鏈被其緩緩扯出,而隨著鐵鏈的扯出,其他的地面也是突然震動起來。

只見,又是三道巨大的鐵鏈從淤泥之中升起,這些鐵鏈,都是連接到周圍那巨大的山體上,一扯,根本連動都動不了。

柳席的目光,並未在意鐵鏈鎖在何處,他的目光,只是盯著四根鎖鏈的中央位置,那裡,有著一大團漆黑的淤泥。

望著那團淤泥,柳席笑了笑,隨手一揮,淤泥便是被震散而去,而隨著淤泥的散去,也是露出了其中之物,那赫然是一個人!

一個渾身乾枯如同骷髏的人!

「雖然極度虛弱,但還是可以看出全盛時期的強大,不愧是九幽地冥蟒族最具天賦之人,亦是最佳的傀儡之選!」

望著那道如同骷髏般的人影,柳席眼中卻是掠過一抹欣喜之色,輕笑一聲,說道。

「救我,救我,只要救了我,我讓整個九幽地冥蟒族奉你為主!」

在柳席望著那道乾枯人影之時,後者深陷的眼瞳突然睜開,目光有些瘋狂的看著前者,嘶啞的咆哮聲,在這黃泉之底,響徹而起,仿若鬼嚎,攝人心魄。

柳席卻是笑著,絲毫不在意妖暝的咆哮,輕輕推了推懷裡好奇的青鱗,隨意開口,宣判了妖暝的下場。

「青鱗,這位就是九幽地冥蟒族上代族長妖暝,二星斗聖,不過現在隨意一個斗尊都能解決。

你以碧蛇三花曈將之控制,不但可以利用其鬥氣突破斗聖,這龐大的九幽地冥蟒族,就是你我手中之物。」

7017k 打心裏抗拒。

不過聽說拿小白鼠做過實驗,安穩無事,曹雷又稍微放了點心。

當他擰開試管瓶蓋,想聞聞究竟是什麼味道,意外忽然發生了。

只見那團色彩斑斕的物質,竟然在試管中緩緩升起,凝結成團狀,逐漸拉長朝着曹雷飄來。

就在曹雷愣神時候,這玩意兒就在眨眼間,從他鼻孔中鑽了進去!

要問感覺如何,大概就像一團涼涼的濃鼻涕,先順着鼻腔進入嘴裏,隨後又滑入腹中,嗆到直咳嗽。

「咳咳!這樣正常?你們用小白鼠實驗時候也這樣!?」曹雷開始摳喉嚨,彎著腰想把那玩意兒吐出來,卻只是乾嘔而已。

艾拉小姐等人也驚呆了。

他們確實做過動物實驗,但都是通過靜脈注射以及強行灌入,從沒見過這種物質竟然如此「主動」,還能懸空漂浮起來。

「……你問我,我們也不知道啊。」

「……」

曹雷被人迅速帶去隔離室,往他身上接滿各種設備的線,用來監測生理指數是否產生變化。

沒一會兒,只見他的心跳,幾乎瞬間從十多次,猛然增加至六十多次,還在繼續飆高,連帶皮膚都微微泛紅。

粗重的喘息聲,伴隨着頭頂燈光忽閃忽滅,身邊有設備發出輕微炸響聲,屏幕直接黑了。

艾拉站在不遠處,緊張之餘急忙問道:「感覺怎麼樣?假如哪裏不對勁,第一時間告訴我,我們會給你注射鎮靜劑!」

「就很舒服啊,現在我知道那些旅鼠,為什麼會瘋狂啃食同伴了,該怎麼告訴你呢……有種力量感,反倒是吃飯時候只是填飽肚子,現在則屬於真正的滿足。」

曹雷感覺渾身舒爽,一輩子都沒經歷過同樣的體驗,大概就像體內細胞全部歡呼雀躍,骨頭彷彿都變酥幾分。

緊隨其後的,是力量感襲來,思緒也變得更加敏捷。

又過了會兒,這種感覺才消失,如同睡飽了一般,先前好不容易產生倦意又沒了。

拿來新的儀器接上時候,曹雷的心跳速度已經恢復「正常」,每分鐘只有十六次,以至於儀器以為他要掛了,發出警報聲。

此時此刻。